• / 20
  • 下載費用:30 金幣  

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pdf

關 鍵 詞:
一種 捕食 基礎 柑桔 害蟲 生態 控制 方法
  專利查詢網所有資源均是用戶自行上傳分享,僅供網友學習交流,未經上傳用戶書面授權,請勿作他用。
摘要
申請專利號:

CN201410502987.7

申請日:

20140926

公開號:

CN104322328B

公開日:

20170104

當前法律狀態:

有效性:

有效

法律詳情:
IPC分類號: A01G13/00,A01M99/00,A01N43/90,A01N61/00,A01P7/04 主分類號: A01G13/00,A01M99/00,A01N43/90,A01N61/00,A01P7/04
申請人: 廣東省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
發明人: 方小端,歐陽革成,郭明昉,盧慧林,孟翔,寧致遠,劉慧,吳偉南
地址: 510260 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新港西路105號
優先權:
專利代理機構: 廣州科粵專利商標代理有限公司 代理人: 劉明星
PDF完整版下載: PDF下載
法律狀態
申請(專利)號:

CN201410502987.7

授權公告號:

法律狀態公告日:

法律狀態類型:

摘要

本發明公開了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利用本發明涉及的“捕食螨+礦物油乳劑/苦參堿”的方法進行柑橘害蟲的生態控制,簡單高效。以捕食螨防治兩種最重要的柑橘害蟲,且選擇低毒農藥作為配套能極大限度保護天敵,有利于發揮以蜘蛛為代表的自然天敵對柑橘害蟲的控制作用。能解決傳統防治方法對這兩種柑橘最重要害蟲防治的沖突,解決3R問題,實現柑橘害蟲的可持續控制。

權利要求書

1.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其特征在于,其是利用既能捕食柑桔木虱又能捕食柑桔全爪螨的捕食螨為基礎,利用礦物油乳劑或/和苦參堿作為輔助農藥;所述的捕食螨包括胡瓜新小綏螨、巴氏新小綏螨,捕食螨在柑橘木虱產卵期之前的3-4月份或9-10月份進行釋放。2.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的苦參堿,其在柑橘木虱出現時使用,使用范圍為0.435-3ml/l,所述的礦物油乳劑,利用其作為柑橘全爪螨的控制藥劑,使用范圍為0.407-6.67ml/l。

說明書

技術領域:

本發明屬于農業害蟲防治領域,具體涉及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

背景技術:

柑桔是全球第一大水果,全世界有140多個國家和地區生產柑桔(單楊,2008)。2009年,中國柑桔種植面積和產量均超過巴西躍居世界第一(趙廣飛,2010)。柑桔木虱是黃龍病(huanglongbing,HLB)的重要傳播媒介。黃龍病是一種毀滅性的柑桔病害,黃龍病的防治是世界難題(柯沖,1996;Bové,2006)。控制柑桔木虱是黃龍病治理的關鍵(趙學源等,1979;陳循淵,1986)。柑桔全爪螨是廣泛分布于世界各地的一種重要害螨(黃明度,2009)。柑桔木虱Diaphorina citri和柑桔全爪螨Panonychus citri是柑桔上最重要的兩種害蟲,嚴重威脅柑桔產業的正常發展(Bové,2006;黃明度,2009)。以下對柑桔重要害蟲的防治現狀的詳細介紹。

柑桔重要害蟲的生物防治

目前我國主要是應用化學防治措施來控制柑桔木虱的為害(Rae et al.,1997;Browning et al.,2006)。長期、大量、重復使用化學農藥,造成生態環境污染,農藥殘留直接或間接地危害人體健康,同時也導致次要害蟲的猖撅,柑桔木虱的抗藥性也越來越突出。目前已有報道表明柑桔木虱成蟲已對常用的敵敵畏、樂果、乙酞甲胺磷、辛硫磷、啶蟲脒等低殘留有機磷農藥產生嚴重的抗藥性,因此尋找新的防控方法與途徑是一項迫切的任務(章玉屏等,2009)。

生物防治是綜合防治的重要內容。天敵因素的作用和如何利用天敵來控制害蟲的數量,是設計綜合防治方案時首先考慮的問題(邱式邦等,2007)。目前國內外柑桔木虱的生物防治已經有較多的研究,如利用寄生蜂、寄生菌、捕食性天敵及某些線蟲,但由于種種原因國內仍以化學防治為主(Qureshi&Stansly,2008,2009)。

利用寄生蜂防治木虱,在越南、留尼旺島、美國的佛羅里達州,以及中國臺灣都取得較好的效果(Aubert&Quilici,1984;錢景泰等,1991;夏雨華,1988)。柑桔木虱的寄生蜂主要有柑桔木虱姬小蜂Tamarixia radiata(Hymenoptera:Eulophidae)和阿里食虱跳小蜂Diaphorencyrtis aligarhensis(Hymenoptera:Encyrtidae)(Aubert&Quilici,1984;Hoy&Nguyen,2001;Michaud,2002,2004;Yang et al.,2006),它們能外寄生或內寄生柑桔木虱的卵或若蟲。但由于重寄生現象嚴重,在中國大陸應用寄生蜂防治木虱的效果并不理想(Chien&Chu,1996;黃建等,1999)。

寄生菌如擬靑霉屬的宛氏擬青霉paecilomyces varioii、玫煙色擬青霉Paecilomyces fumosoroseus、白僵菌屬的球孢白僵菌Beauveria bassiana、筍頂孢霉屬蚜筍頂孢霉Acrostalagmus aphidium、鐮孢屬黃色鐮孢Fusarium.culmorum、匐柄霉屬匐柄霉Stemphiglium sp.、枝孢屬尖孢枝孢菌Cladosporium sp.等對柑桔木虱都有致病作用(陳祝安等,1985;Meyer,2008)。目前國內利用昆蟲病原菌控制柑桔木虱的研究尚處初步階段。應用病原菌對害蟲進行控制具有較多的不利因素,如環境失活因子的影響、高毒力菌株的復壯、穩定而可靠劑型的確定等(章玉屏等,2009)。

柑桔木虱的捕食性的天敵比較豐富,鞘翅目Coleoptera瓢蟲科Coccinellidae如六斑月瓢蟲Menechilus sexm aculata、雙帶盤瓢蟲Lenniabip lagiata、八斑和瓢蟲Hamnoniaoctam aculata、異色瓢蟲Harmonia octomaculata、龜紋瓢蟲Propylea japonica、古巴光瓢蟲Exochomus cubensis和Ocyptamus sp.、脈翅目Neuroptera草蛉科Chrysopidae如亞非螞草蛉Mallada desjardinsi、紅通草蛉Chrysoperla rufilabris、大草蛉Chrysoperla pallens、纓翅目Thysanoptera薊馬科Thripidae如黑薊馬科薊馬Melanthripidae sp.、帶翅虱管薊馬Aleurodothrips fasciapennis和長角六點薊馬Scolothrips sexmaculatus、蜘蛛目Aranae、螳螂目Mantodea、半翅目Heteroptera花蝽科Anthocoridae和等翅目Diptera食蚜蠅科Syrphidae等。但由于這些天敵的人工飼養問題,大面積的應用受到限制(Michaud,2001;Qureshi&Stansly,2009;章玉屏等,2009)。Juan-Blasco et al.(2012)發現斯氏鈍綏螨Amblyseius swirskii能取食柑桔木虱的卵和若蟲,初步顯示出利用捕食螨生物防治柑桔木虱的前景。

柑桔全爪螨能夠快速地對多種殺螨劑產生高水平抗性,增加了生產中對其有效防控的難度(袁明龍,2011)。部分農藥如除蟲菊酯類對害螨繁殖還有促進作用,會促使柑桔全爪螨猖獗發生(趙日瑾等,1992)。在華南地區,針對柑桔全爪螨的噴藥每年多達20次,嚴重影響果品安全。其防治費用高,常占整個防治費用的80%以上。利用捕食螨生物控制害螨是柑桔害螨綠色防控的重要措施,利用天敵防治柑桔全爪螨已成為國內外研究的重點之一。在我國桔區捕食和寄生柑桔全爪螨的天敵,據張格成(1983)記載有119種,其中捕食螨42種,均是蜱螨目Acarina種類,分屬于植綏螨科Phytoseiidae、長須螨科Stigmaeidae、大赤螨科Anystidae、絨螨科Trombldiidae、赤螨科Erythraeidae、肉食螨科Cheyletidae、巨須螨科Cunaxidae、粉螨科Acaridae、甲螨科Oribatidae;鞘翅目瓢蟲科25種、方頭甲科Cybocephalidae1種、叩甲科Elateridae1種、隱翅蟲科Staphylinidae3種;半翅目獵蝽科Reduviidae和花蝽科10種;脈翅目褐蛉科Hemerobiidae、草蛉科和粉蛉科Coniopterygidae13種;纓翅目薊馬科5種;雙翅目食蚜蠅科和癭蚊科Cecidomyiidae3種;蜘蛛10種;寄生菌5種;病毒1種。其中以植綏螨科鈍綏螨屬Amblyseius、長須螨科、大赤螨科和食螨瓢蟲、薊馬與寄生菌等發生普遍,而且數量較多。

但到目前為止,有利用的柑桔全爪螨生防天敵僅有食螨瓢蟲和捕食螨。自60年代,福建開始釋放利用優勢種腹管食螨瓢蟲(黃邦侃,1981,1988,1996)。但由于瓢蟲的人工繁殖成本及技術要求較高,導致大面積的推廣應用比較困難。而植綏螨作為眾多農林害螨的有效天敵,其捕食量大、食物范圍廣、發育歷期短、適生性強,成螨壽命長、內稟增長力高,已成為可以廉價繁殖、能大規模釋放的天敵種類之一(張艷璇,2002;韋日機等,2007;余德億等,2008)。

植綏螨科在國外已被廣泛應用于溫室植物害螨和小型害蟲的控制(Kostiainen&Hoy,1996;Opit et al.,2004;Arthurs et al.,2009;Juan-Blasco et al.,2012)。我國利用植綏螨防治害螨的田間研究始于1974年(蒲蟄龍,1998;廣東省昆蟲研究所等,1978),廣東省昆蟲研究所及華南農學院先后從四川引進鈍綏螨Amblyseius sp.進行人工繁殖釋放,成功地抑制了柑桔全爪螨的發生(陳守堅等,1982)。對柑桔全爪螨有捕食作用的植綏螨被陸續發現,如:尼氏真綏螨Euseius nicholsi(黃明度等,1987;吳偉南,1994;李朋新,2008;李繼祥等,1995;Paul et al.,1992),德氏鈍綏螨A.deleoni(陳守堅等,1982),偽鈍綏螨A.Fallacis(徐國良等,2002;吳元善等,1991),長毛鈍綏螨A.longispinosus(林碧英等,2001;張艷璇,1996),東方鈍綏螨A.orientalis(朱志民等,1985;朱志明等,1992;余德億等,2008;楊子琦等,1987),胡瓜新小綏螨Neoseiulus cucumeris(張艷璇等,2002)和巴氏新小綏螨N.barkeri(舒暢等,2007;魏潔賢等,2013)等等都對柑桔全爪螨有捕食性。由于胡瓜新小綏螨和巴氏新小綏螨易用粉螨進行大量飼養,是我國兩種主要的商品化植綏螨。這兩種捕食螨具有嗜食桔全爪螨、食料范圍廣等優良生物學特性,已被廣泛應用于柑桔全爪螨的控制(徐學農等,2013)。

柑桔害蟲的綜合治理

礦物油乳劑是國內外有機食品生產允許使用的農藥,在現代害蟲管理策略中的有效性及其與害蟲控制策略中的各種措施的可協調性(指對天敵殺傷小,對某些害蟲有拒避作用)越來越受到認可。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廣東省昆蟲研究所和澳大利亞西悉尼大學合作進行柑桔害蟲控制研究,證明了礦物油對柑桔潛葉蛾和柑桔木虱有較好的產卵拒避作用(黃明度,2009)。Stansly(2010)等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桔園中,研究發現礦物油乳劑噴施的區域感染柑桔木虱量較化學農藥對照區的顯著較低。而農藥與礦物油乳劑結合施用,防效也較單獨施用顯著。20世紀80年代,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開始出現并迅速推廣了以使用礦物油乳劑和銅制劑為主的柑桔病蟲害藥劑防治方案(Knapp,1992;Smith et al.,1997)。張志恒等(2003)實驗證明與果農常規的以使用化學合成農藥為主的防治方案相比,采用以礦物油乳劑和銅制劑為主的防治方案即能使柑桔全爪螨,蚧類等柑桔蟲害得到有效的控制,又使果園生態得到改善、天敵群落密度及其對害蟲的自然控制力得到恢復(張志恒等,2003)。但若試驗園中黃龍病及柑桔木虱發生嚴重,為防治木虱,增加用藥次數,會嚴重干擾礦物油乳劑為基礎的、保護利用天敵、對以柑桔全爪螨防治為主的柑桔害蟲綜合防治策略的效果(全金成等,2000)。

我國早在上世紀70年代就開始利用捕食螨防治柑桔全爪螨,但目前僅有少數捕食螨種類在柑桔全爪螨的控制中得到應用,多數具應用潛能的捕食螨仍停留在小面積的試驗階段。且與釋放應用相關的研究仍有許多不足,大面積應用捕食螨仍存在技術瓶頸(余德億等,2008)。目前捕食螨田間應用的主要問題是常與農業管理及其它病蟲防治措施產生沖突,捕食螨控害效果降低、種群顯著下降甚至消失的現象非常普遍。如針對柑桔木虱的化學防治就會嚴重影響捕食螨的生存和控制效果,而導致對柑桔全爪螨的控制效果不理想。部分農藥對捕食螨應用的有較大影響。農藥對捕食螨的影響是多方面的,農藥不僅可直接殺傷捕食螨,還削弱其“天敵效能”。我國學者在研究農藥的致死、亞致死濃度對天敵影響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發現市場上流通的部分殺蟲、殺螨、殺菌劑對捕食螨有很強的殺傷力,非致死濃度也能對捕食螨的定居、繁殖、捕食等產生明顯的抑制作用,使釋放的捕食螨難以建立種群。即使是生物農藥如蘇云金芽孢桿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其中的次生代謝產物,對智利小植綏螨Phytoseiulus persimilis幼螨也有較大殺傷力,而且還能抑制雌螨的產卵(賴開平和韋綏概,2002)。

我們研究發現,胡瓜新小綏螨能取食柑桔木虱的卵。因此胡瓜新小綏螨是這兩種最重要柑桔害蟲的共同天敵,這為以捕食螨對柑桔全爪螨與柑桔木虱進行協同控制奠定了良好基礎。

害蟲防治策略的轉變

化學防治因具有適應面廣、操作簡單、作用快速等突出的優勢一直以來都被廣泛應用于各類害蟲的防治。但是,由于農藥的不當使用,生態平衡嚴重破壞。70年代之后才逐漸并最終廣泛認同綜合防治(IPC)或綜合治理(IPM)(Stern et al.,1959;Huffaker,1980;邱式邦,1996)。

害蟲的控制國內外大多均以單一作物上的一種害蟲或多種害蟲為對象,采用幾種控制措施或多種系列組合措施進行控制,這種控制對策稱為害蟲的綜合防治(丁巖欽和丁雷,2005)。國內馬世駿教授(1979)定義綜合防治是從生物與環境的整體觀點出發,本著預防為主的指導思想和安全、有效、經濟、簡易的原則,因地因時制宜,合理運用農業的、化學的、生物的、物理的方法,以及其它有效的生態手段,把害蟲控制在不足危害的水平,以達到保護人畜健康和增加生產的目的。國外關于綜合防治的定義一般為害蟲綜合防治是一個害蟲治理體系,根據所處的環境及害蟲種群動態,盡可能地以一種相容的方式使用所有適宜的技術和方法,將害蟲種群維持在造成經濟為害水平之下(FAO,1975)。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害蟲綜合防治策略遇到了新的問題,迫切需要新的防治策略。80年代,人們生態覺悟的提高和環境意識的增強,計算機、信息和生物技術的普及催生了害蟲生態防治(ecological pest control)。生態防治策略的要義是強調系統觀點和經濟生態學原則,運用任何適宜的措施調控害蟲種群,不斷改善農業生態系統功能,實現環境安全、經濟高效、生態協調、持續發展的目標(盛承發等,2002)。害蟲種群生態控制的指導思想是用“調控”代替現行的“防治”。即在生態系統整體水平上,在目標函數與約束條件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條件(或因素),對害蟲危害進行調控,達到優化生態系統結構的目的,以逐步代替現行的“綜合防治”(丁巖欽和丁雷,2005)。與綜合防治相比,生態控制更強調環境友善、系統健康和持續發展(馬世駿,1979)。

目前國際上柑桔園害蟲防治的研究尚只停留在綜合防治的階段。柑桔木虱和柑桔全爪螨等還不能實現有效的防治。因此迫切需要改變控制策略,轉向生態控制的研究。由于柑桔是多年生常綠果樹,雖然病蟲害種類繁多,但自然天敵也多,生物多樣性高,生態環境相對穩定,這為柑桔害蟲的生態控制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捕食螨在柑桔園的應用研究

在美國加州對捕食螨在柑桔園的應用較多。研究者發現在未施藥的檸檬果園,存在的葉螨自然天敵西方盲走螨Metaseiulus occidentalis是柑桔葉螨普遍發生果園最常見的天敵(Hoy et al.,1978,1979)。因此,研究者篩選西方盲走螨作為檸檬園害螨綜合治理(IMM,Integrated mite management)計劃的生防基礎。IMM計劃正是基于認識到捕食螨或其它自然天敵不能單獨控制害螨和其它害蟲,而將一系列策略進行綜合。理想的IMM計劃應包括多個方面,如利用實驗室篩選的具抗藥性的西方盲走螨品系再配合使用選擇性殺螨劑(炔螨特和三環錫),注意監測捕食者-獵物比例,關鍵時期使用癭螨(Acarina:Eriophyidae)作為維持一定種群密度的捕食螨的輔助食料,及時在害螨發生早期果園采取定點防治,以及保證充足的灌溉(Hoy,1985a)。但柑桔木虱的入侵導致黃龍病蔓延使柑桔園病蟲害的管理變成了化學依賴型(Knapp et al.1998)。

巴氏新小綏螨是我國本土的植綏螨種類。2005年起,江西省植保植檢站開始利用巴氏新小綏螨防治柑桔全爪螨的技術研究,現已解決了該螨室內繁殖、貯存等技術,實現了商品化生產。2005-2006年,在江西贛南8個縣進行了應用人工繁殖的巴氏鈍綏螨控制柑桔全爪螨的多點試驗、示范,取得了良好效果。夏季和秋季,每株掛放1袋巴氏鈍綏螨(約600頭),釋放后15-20d,柑桔全爪螨數量明顯下降,3-6個月內不需使用農藥進行防治,其種群數量一直控制在防治指標以下,為無公害臍橙的生產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同時可以節約成本50-100元/667m2(舒暢等,2007)。廣東省潮州中天農業公司生產的柏氏鈍綏螨(即巴氏新小綏螨)已在重慶、四川等西南地區大面積應用(魏潔賢等,2013)。

在贛南臍橙園柑桔全爪螨大量繁殖期,僅憑巴氏鈍綏螨對其進行生物防治很難奏效,需結合化學農藥對其進行防治,理想的化學藥劑應是對捕食性天敵巴氏鈍綏螨毒力弱、而對害螨柑桔全爪螨毒力強。研究證明二甲基二硫醚、阿維菌素、甲氰菊酯等對巴氏鈍綏螨有較強的毒力,桔園釋放巴氏鈍綏螨時,不推薦使用。初步認為噠螨靈和石硫合劑可用于協調江西贛南臍橙園化學防治和生物防治(肖順根等,2010)。

胡瓜新小綏螨最初由復旦大學在20世紀80年代從國外引進。1996年福建省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又從英國重新引進。張艷璇等(2002)報道了胡瓜新小綏螨的飼料配方及其大量繁殖方法,目前已建立起年生產量110-120億頭捕食螨的生產基地,其產品用于防治大面積的桔園、竹園等葉螨并獲得成功。胡瓜新小綏螨是2000年以后國內研究最多,規模化生產程度最高的種類(徐學農等,2013)。

陳霞等(2007)測定了4種常用殺蟲劑針對目標害蟲推薦使用濃度范圍對天敵胡瓜鈍綏螨成螨的毒力測定,綜合急性毒性和二次中毒毒性測定結果顯示,毒死蜱、滅幼脲、吡蟲啉對胡瓜鈍綏螨都具有極強的毒性,可造成毀滅性殺傷,蘇云金桿菌Bt對胡瓜鈍綏螨影響極小,無明顯毒性。而吡蟲啉是在綜合園較常用的防治柑桔木虱的農藥,這與胡瓜新小綏螨的利用相矛盾。因此在利用胡瓜新小綏螨的時候,需要選擇其它合適的農藥作為配套。

胡瓜新小綏螨和巴氏新小綏螨是目前在我國桔園應用最多的兩種植綏螨,但由于捕食螨田間應用常與農業管理及其它病蟲防治措施產生沖突,捕食螨控害效果降低、種群顯著下降甚至消失的現象非常普遍,如柑桔木虱防治過分依賴化學農藥,這與利用捕食螨防治柑桔全爪螨不能使用化學農藥產生矛盾,而導致對柑桔全爪螨的控制效果不理想,無法得到調和。其田間配套應用技術成了限制其大規模利用的瓶頸(張艷璇等,2002;2003a;2003b;閔慧霓等,2005;徐海蓮等,2010)。因此,迫切需要尋求其它的有效防治手段。

到目前為止,柑桔園生態控制方面的研究還很不足。

發明內容:

本發明的目的是提供一種能有效控制柑橘全爪螨和柑橘木虱種群密度,并能保護以蜘蛛為代表的自然天敵種群,間接控制柑橘黃龍病,實現對柑橘害蟲可持續控制的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

本發明的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其特征在于,其是利用既能捕食柑桔木虱又能捕食柑桔全爪螨的捕食螨為基礎,利用礦物油乳劑或/和苦參堿作為輔助農藥。

所述的捕食螨包括胡瓜新小綏螨、巴氏新小綏螨或斯氏鈍綏螨等既能捕食柑橘全爪螨又能捕食柑橘木虱的植綏螨種類;捕食螨在柑橘木虱產卵期之前的3-4月份或9-10月份進行釋放最佳。

輔助農藥可選擇苦參堿、礦物油乳劑等對自然天敵低毒,對目標害蟲高效的生物源和礦物源農藥。傳統防治中苦參堿主要用于控制柑橘全爪螨,但由于其對柑橘木虱成蟲具有高毒性,本發明中主要利用其控制柑橘木虱,在柑橘木虱出現時使用,使用范圍為0.435-3ml/l(即苦參堿對柑橘木虱成蟲100%致死濃度到廠家建議的最高使用濃度之間),礦物油乳劑對柑桔全爪螨的控制作用較強,本發明中主要利用其作為柑橘全爪螨的控制藥劑,使用范圍為0.407-6.67ml/l(即礦物油對柑橘全爪螨的半致死濃度到廠家建議的最高使用濃度)。

利用捕食螨同時控制柑桔上兩種最重要害蟲—柑桔木虱和柑桔全爪螨,以一種天敵防治兩種重要害蟲可解決兩種害蟲單獨防治的沖突;由于柑桔園害蟲繁多,而且在黃龍病存在時,極低柑桔木虱密度可導致黃龍病大發生,因此不能僅依賴生物防治,還需要其它的輔助措施。而且輔助農藥的選擇必須要求對捕食螨及其它自然天敵低毒,對目標害蟲高效,如利用生物源農藥苦參堿或礦物源農藥礦物油乳劑等。基于捕食螨的釋放,再結合礦物油乳劑和苦參堿的作用,通過控制柑桔木虱從而控制黃龍病危害,提供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手段、以控制柑桔木虱和柑桔全爪螨為重點的柑桔害蟲可持續生態控制方法。能實現對兩種最重要的柑橘害蟲柑橘木虱和柑橘全爪螨的生態控制,尤其是能控制柑橘木虱,間接控制柑桔黃龍病。“捕食螨+礦物油/苦參堿”為主的生態控制策略能保護自然天敵類群,又可對柑桔害蟲實現可持續的生態控制。

利用既能捕食柑桔木虱又能捕食柑桔全爪螨的捕食螨為基礎,同時利用礦物油乳劑和苦參堿作為輔助農藥,“捕食螨+礦物油乳劑/苦參堿”為主的生態控制策略能有效控制柑橘全爪螨和柑橘木虱種群密度,并能保護以蜘蛛為代表的自然天敵種群,間接控制柑橘黃龍病,實現對柑橘害蟲的可持續控制。

本發明相比于現有技術,具有以下優點:

1.簡單高效。捕食螨是兩種最重要柑橘害蟲的共同天敵,以一種天敵防治兩種重要害蟲將解決兩種害蟲單獨防治的沖突,一舉多得。

2.保護天敵。使用低毒的礦物源農藥礦物油乳劑和生物源農藥苦參堿作為配套措施,能保護、優化與增強柑桔園生態系統特別是節肢動物群落的結構和功能,對柑桔病蟲害進行持久有效的管理。

3.生態控制。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將克服單純化學防治的系列問題,保護生態環境,發揮自然天敵的作用,實現對柑桔害蟲的可持續控制。

因此,利用本發明涉及的“捕食螨+礦物油乳劑/苦參堿”的方法進行柑橘害蟲的生態控制,簡單高效。以捕食螨防治兩種最重要的柑橘害蟲,且選擇低毒農藥作為配套能極大限度保護天敵,有利于發揮以蜘蛛為代表的自然天敵對柑橘害蟲的控制作用。能解決傳統防治方法對這兩種柑橘最重要害蟲防治的沖突,解決"3R"問題,實現柑橘害蟲的可持續控制。

附圖說明:

圖1是四個不同措施果園柑桔全爪螨的種群動態(肇慶市封開縣,2011.05-2012.01);

圖2是四個不同防治措施果園柑桔木虱的種群動態(肇慶市封開縣,2011.05-2012.01);

圖3是四個不同防治措施果園捕食螨的種群動態(肇慶市封開縣,2011.05-2012.01);

圖4是四個不同防治措施果園蜘蛛的種群動態(肇慶市封開縣,2011.05-2012.01)。

具體實施方式:

以下實施例是對本發明的進一步說明,而不是對本發明的限制。

實施例1:不同農藥對胡瓜新小綏螨、柑桔全爪螨、柑桔木虱的毒力作用比較

柑橘全爪螨和柑橘木虱的毒力試驗采用噴玻片法進行。配備測試農藥系列稀釋液,設置對照(清水)。在載玻片上標注農藥種類及濃度,把雙面膠帶剪成2cm長,貼在玻片一端,然后用小鑷子取下黏膠紙片。選取健康的、3-5日齡雌成螨,用小毛筆挑起雌成螨并將其背部粘于黏膠上,注意不要粘著螨足、觸須及口器,每玻片粘成螨10頭,分兩行排列,每處理6次重復。將玻片放于干凈無毒的培養皿,皿內放一濕棉花球保濕,蓋上皿蓋,置于25℃下,為保證實驗效果,4小時后用雙目解剖鏡檢查,剔除不健康個體。將粘有雌螨的玻片斜放在托盤上,以手持噴霧器將玻片噴濕,讓多余的藥液流出。將玻片放回培養皿內,25℃,光周期LD=14:10h培養。24小時后檢查。用小毛筆輕輕觸動螨足或口器,不活動者確定為死亡。

柑橘木虱的毒力測試使用噴液法。配備測試農藥系列稀釋液,設置對照(清水)。將200mL塑料杯以60目紗網封口,每杯放入柑桔木虱成蟲10只及一片柑桔葉,每處理6次重復。以手持噴霧器將杯內噴濕,倒置塑料杯讓多余的藥液流出。將塑料杯放回培養皿內,25℃,光周期LD=14∶10h培養。24小時后檢查柑桔木虱成蟲死亡率。

以測試蟲死亡概率為Y,Log10(農藥的實驗濃度)為X,用SPSS軟件分析得到Probit死亡概率方程y=a+bx以及半致死濃度LC50。

表1:三種不同農藥對胡瓜新小綏螨,柑桔全爪螨,柑桔木虱的毒力作用

*X:Log10(農藥的實驗濃度);LC50:半致死濃度;ɑ=0.05

由表1分析得到,苦參堿對柑桔木虱的毒力作用相對最強,對胡瓜新小綏螨的作用相對最弱。苦參堿對胡瓜新小綏螨的LC50值是對柑桔木虱的LC50值的75.69倍,是對柑桔全爪螨LC50值的3.57倍。

礦物油乳劑對柑桔木虱的LC50值相對最大,對柑桔木虱的毒性作用相對較小。證明對胡瓜新小綏螨的毒力作用相對較高,是胡瓜新小綏螨LC50值的2.16倍,是柑桔全爪螨LC50值的4.52倍,而阿維菌素對胡瓜新小綏螨的LC50值相對較大,是對柑桔木虱LC50值的2.21倍,是對柑桔全爪螨LC50值的2.26倍。證明阿維菌素對柑桔木虱和柑桔全爪螨的毒力作用差不多相對對胡瓜新小綏螨要更大。

在現有的田間建議使用濃度下,礦物油乳劑對柑桔全爪螨有良好的控制作用,但對胡瓜新小綏螨有一定的傷害。相對較低濃度的礦物油(具體濃度需田間試驗確定),也許對柑桔全爪螨的綜合控制和持效作用更好。苦參堿對胡瓜新小綏螨的殺傷力最小,在21.85%-26.92%之間,但對柑桔全爪螨的防治效果不太理想。若果園柑桔全爪螨密度較高,需要提高其使用濃度。

苦參堿對柑桔木虱的毒力作用強,當果園中柑桔木虱數量高時,可先施苦參堿控制柑桔木虱后應用胡瓜新小綏螨控制柑桔全爪螨。當果園中無柑桔木虱時,可直接應用胡瓜新小綏螨控制柑桔全爪螨。當柑桔木虱和全爪螨數量高時,可使用礦物油乳劑,苦參堿后應用胡瓜新小綏螨加以控制。

實施例2:不同防治措施對柑桔園植綏螨群落結構的影響評價

各砂糖桔Citrus reticulata實驗區的處理分別是,試驗區1:以阿維菌素為主;試驗區2:以苦參堿為主;試驗區3:以礦物油乳劑為主。防治時間與頻次由果農根據果園蟲害發生情況自行決定與實施。自然防治桔園不采取任何防治措施。各處理樣地施藥情況如表所示(表2)。

各樣地在試驗之前均采取相同的管理措施,自2010年10月開始采用相應的試驗處理,于2011年11月進行全面的植綏螨調查,采用兩種調查方式,先進行傳統震落法收集,再進行粘板震落法收集。傳統震落法:以直徑為40cm的白底塑料托盤作為承接,使用長1m直徑3cm的木棍以均勻適中的力度連續敲打樹枝2次,每樣地選30株樹,分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每方位連敲兩下,一株敲完馬上收集托盤上的植綏螨,使用75%的酒精保存帶回室內。粘板震落法:以自制的粘板盒(23.5cm×20cm粘板粘附在30cm×21.5cm的盒底)收集。每試驗區隨機抽取15株前面未敲過的柑桔樹,每樹分別在四個方位,使用木棍連續敲打2次,讓樹上的柑桔全爪螨和捕食螨震落粘附于粘板盒內,每5株收集于一個粘板盒內,帶回室內在解剖鏡下回收粘板盒上粘附的植綏螨,用酒精保存。利用貝氏封固劑制作標本,采用Krantz&Walter(2009)植綏螨分類系統對所采標本進行鑒定(Krantz and Walter,2009)。

表2試驗期間各處理區的蟲(螨)害防治措施(2011.5-2012.1)

*阿維菌素7.2mg/L,苦參堿3.0mg/L,丁硫克百威133mg/L,啶蟲脒33.3mg/L,螺螨酯48.0mg/L,毒死蜱320.0mg/L,礦物油5ml/L

在不采取防治措施的桔園內,經調查得到植綏螨種類總10種,分屬于4個不同的屬,涉及鈍綏螨屬Amblyseius 6種,新小綏螨屬Neoseiulus 2種,真綏螨屬Euseius1種,盲走螨屬Typhlodromus 1種。江原鈍綏螨和海南鈍綏螨在數量上占有絕對的優勢(表3)。

表3:不同防治措施處理樣地的植綏螨種類

苦參堿、礦物油乳劑、阿維菌素防治樣地以及不防治樣地處理桔園調查到的植綏螨分別有2種6頭,4種13頭,1種8頭和10種93頭,形成了不同的植綏螨群落結構,其優勢種分別是海南鈍綏螨、鈍毛鈍綏螨、江原鈍綏螨、江原鈍綏螨。表明每一種農藥對植綏螨均有一定的影響作用,但不同處理措施對不同種植綏螨的影響不同。調查得到的植綏螨數量遠少于不防治柑桔園。礦物油處理防治園內的植綏螨4種13頭,在種類和數量上均多于苦參堿和阿維菌素農藥防治桔園。化學防治樣地種數單一,僅一種江原鈍綏螨。結果表明:礦物油乳劑對多數種類植綏螨的影響相對較小,但對江原鈍綏螨等有較大影響;苦參堿對海南鈍綏螨的影響較小;阿維菌素等農藥對大多植綏螨種類均有較大影響,不過,由于阿維菌素等農藥已廣泛和頻繁使用,江原鈍綏螨對它可能已產生一定的抗藥性。

植綏螨種類和數量在不采取任何防治措施的柑桔園最豐富,在阿維菌素等農藥防治園則明顯較少,且在各防治園的所有植綏螨種類在不防治桔園都有發現。這表明各種農藥處理都可能對桔園植綏螨造成不同程度的傷害,導致植綏螨多樣性的降低,但苦參堿、礦物油乳劑對植綏螨多樣性的影響相對較少。

實施例3:不同防治措施對柑桔全爪螨和柑桔木虱的控制及對天敵類群多樣性的影響

實驗地選擇4個相似的沙糖桔果園,每個柑桔園面積大約20畝,兩個果園之間間隔約30m。

共選擇4塊樣地,分別采取如下的處理:(1)阿維菌素防治為主;(2)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1;(3)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2;(4)礦物油乳劑+巴氏新小綏螨。

實驗數據使用SPSS分析軟件進行分析(Windows 13.0版,SPSS公司,芝加哥,美國)。

表4:4個果園不同的害蟲控制措施

*胡瓜新小綏螨在農藥使用7天之后釋放,丁硫克百威在阿維菌素用藥后20天使用,空白表示不使用任何農藥,阿維菌素7.2mg/L,苦參堿3.0mg/L,丁硫克百威133mg/L,啶蟲脒33.3mg/L,螺螨酯48.0mg/L,毒死蜱320.0mg/L,礦物油5ml/L

試驗結果:

不同防治措施對柑橘全爪螨成螨密度的影響

在釋放了捕食螨的柑桔園,在整個實驗期間,柑桔全爪螨的種群密度波動變化不明顯,均處于較低水平(圖1)。在阿維菌素為主的防治樣地則分別在6月和11月出現1個高峰,在6月份四個樣地中柑桔全爪螨的種群密度差異顯著(F=52.442,df=3,12;P=0.000<0.05)。在11月份,四塊樣地都出現柑桔全爪螨的小高峰,但差異不顯著(F=3.017,df=3,12;P=0.072)。

試驗中期(2011年8月),“阿維菌素為主”樣地,相對于試驗初期(2011年5月)的控制效果達到83.64%,“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1”,“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2”的控制效果分別達到了99.40%,99.79%,“礦物油+巴氏新小綏螨”樣地控制效果達到86.95%。

試驗末期(2012年1月)“阿維菌素為主”樣地相對于5月份的控制效果是-369.07%,“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1”,“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2”的控制效果是-10.99%和98.97%。“礦物油+巴氏新小綏螨”樣地控制效果達到100%。

不同防治措施果園柑桔木虱的種群動態的影響

在實驗前期,各樣地柑桔木虱密度差異不顯著,均保持在較低水平(圖2)。10月之后停止用藥,“阿維菌素為主”樣地的柑桔木虱成蟲出現明顯的高峰,在11月與其它樣地有顯著性差異(F=3.959,df=3,20;P=0.023)。

不同防治措施下桔園天敵豐富度的差異

捕食螨和蜘蛛是數量上占主要的兩種天敵(表5)。“阿維菌素為主”樣地捕食螨所占比例相對較多,而釋放了捕食螨的三個樣地的捕食螨所占比例相對蜘蛛要更小或接近。

表5:不同防治措施下自然天敵的豐富度(2011.05-2012.01)

不同防治措施對捕食螨種群動態的影響

結果如圖3所示,四個樣地在9月和11月分別出現兩個密度高峰。經單因素方差分析,四個樣地差異顯著。9月份4個樣地差異顯著(F=23.171;df=3,12;P=0.000);11月份4個樣地差異顯著(F=4.20;df=3,12;P=0.03)。

在試驗前期植綏螨的種群密度差不多,但在試驗后期,阿維菌素樣地反而植綏螨密度更高,推測是由于阿維菌素對植綏螨的傷害較小(與毒力實驗的結果一致),而且由于柑桔全爪螨的種群密度較高,對獵物有尾隨效應,因此植綏螨種群出現增長。由于在“阿維菌素為主”防治樣地的柑桔全爪螨種群密度相對更高(圖3),由于捕食螨有尾隨效應,其種群密度也會相應增加。

不同防治措施對蜘蛛種群動態的影響

蜘蛛是實驗地柑桔園最豐富的自然天敵之一,蜘蛛網表現對柑桔木虱成蟲有較好的阻隔作用。在不同桔園的蜘蛛種群動態如圖所示(圖4)。在釋放了捕食螨的3個樣地分別在6-7月,10-11月均出現了蜘蛛的高峰。

圖4表明,阿維菌素樣地的蜘蛛一直較少,實驗期間沒有出現高峰期。苦參堿樣地1由于在9月份使用了化學農藥,使得后期種群密度很低,而苦參堿樣地2在11月份又出現了一個蜘蛛的高峰。說明苦參堿對蜘蛛傷害較小,一定程度上保護了樣地的自然天敵。

不同防治處理樣地自然天敵種類的差異

各處理樣地的自然天敵情況,如表6所示:

表6:其它自然天敵名錄

“+”表示存在該種“-”表示不存在該種

“阿維菌素為主”樣地的柑桔全爪螨種群波動較大,在實驗期間有幾個明顯的密度高峰。釋放了捕食螨樣地的柑桔全爪螨密度一直處于低水平,控制得比較好,整個實驗期間都沒有出現明顯的種群波動。實驗中期(2011.08)、實驗末期(2012.01)與試驗初期(2011.05)相比,捕食螨釋放樣地的柑桔全爪螨控制效果比“阿維菌素為主”樣地更好。即捕食螨釋放樣地有相對更高的柑桔全爪螨控制率。

10月份之后,各樣地均停止用藥,在11月份“阿維菌素為主”樣地的柑桔木虱種群密度明顯更高,與其它樣地出現顯著差異。“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樣地的捕食螨及其它自然天敵如蜘蛛、草蛉等能發揮對柑桔木虱的持續控制作用,加上苦參堿能發揮較好的直接殺死作用,降低了柑桔木虱基數,使11月份柑桔木虱成蟲數量較低。而“礦物油+胡瓜新小綏螨”樣地的自然天敵雖然相對較少,但礦物油前期發揮了較好的趨避和直接殺死作用,也壓低了11月份的柑桔木虱成蟲數量。

捕食螨和蜘蛛是各樣地所占數量百分比最大的兩類天敵。捕食螨種群密度在實驗后期,在化學防治樣地反而密度更大,推測是由于捕食螨的內稟增長率高,對柑桔全爪螨有很強的尾隨效應的緣故。蜘蛛是除了捕食螨之外數量最多的天敵。由于蜘蛛的轉移能力相對比較弱,在很大程度上,蜘蛛的豐富程度能代表自然天敵的豐富度。在試驗期間三個生物防治桔園都出現蜘蛛的密度高峰,但阿維菌素樣地的蜘蛛則一直處于低位,“苦參堿+胡瓜新小綏螨2”樣地在后期沒有蜘蛛高峰,則是由于該樣地在9月份不恰當的使用了啶蟲脒的緣故。

關于本文
本文標題:一種以捕食螨為基礎的柑桔害蟲生態控制方法.pdf
鏈接地址:http://www.rgyfuv.icu/p-6935545.html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資源地圖 - 友情鏈接 - 網站客服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2017-2018 zhuanlichaxun.net網站版權所有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ICP備17046363號-1 
 


收起
展開
山东11选5中奖结果走势图